• <nav id="44ieo"></nav>
    服務熱線:029-87426369
    當前位置:首頁 > 時代豐碑 >
    張宇:我所經歷的扶貧故事
    日期:2020-11-15 18:00:59      字號: T | T
     
    我所經歷的扶貧故事
     
    陜西省潼關縣城關街道辦第一書記兼駐村工作隊長張宇
     
    (推薦單位:陜西省潼關縣城關街道辦)
     
      連日的秋雨過后,大地一陣清涼。慶豐村在藍天白云之下顯得更加清麗迷人, 銀杏樹葉像飄舞的蝴蝶隨風而動,紅紅的石榴在醉人的果香椒香中喜氣洋洋,岳瀆塬頭廣袤的田野上,處處都是豐收的景象。這個距離縣城五公里的小村莊,就是我駐村扶貧四年的地方。在這里,有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感動需要用一生來銘記。
     
      那些最初的日子
     
      去村上的第一天,我將頭發梳成麻花辮,穿了寬松的粉紅開衫和黑褲子,換上了平底鞋。我想給這個以前非常陌生,而后將要長久駐扎的村子,留下一種樸實隨和的第一印象。
     
      進入村部,只見稍顯凌亂的院內,橫七豎八的停著七八輛小轎車,還有幾輛農用三輪和摩托車。樓內有人熱鬧而大聲的說著話,還時不時有爽朗的笑聲傳出來。順著聲音的方向走去,掛著黨委書記牌子的房間內坐滿了人,煙霧繚繞中,我差點被嗆得說不出話。進屋后,我主動打招呼與人說話,大家也都比較友好的讓我坐下, 坐下稍微定了定神,我才細心的觀察屋內的每一個人,除了兩個街道辦的干部以前有過點頭之交外,其他面孔都很陌生。在大家的說笑中,我見縫插針地說,我叫張宇, 是縣編辦的,這次幸運的被縣上派到這個村來當第一書記來了,今后就是這個村的人了,之前跟大家都不熟悉,從今天起就跟大家是一家人了,還希望大家多幫助, 多支持,多指教。大家似乎早已知道我是誰了,我的話音剛落,大家就七嘴八舌的表示著歡迎。但很快就有人半開玩笑的說:“編辦是個好單位,有錢有權,權咱就不用了,叫你單位給咱村支持個十萬二十萬的,你單位工作忙的話,你人不來都能行。” 有人笑著,有人附和著說。我也笑著,但內心卻很尷尬。大家又東一句西一句的說著話,我插不上嘴,只是用心的聽著,微笑著觀察在座的每一位。一位街道辦的干部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張書記,你可能不知道,咱慶豐村是明星村,干部心齊, 工作不愁干。就是目前咱村干部中沒有年輕人,沒有女同志,也沒有會電腦的,剛好你來了,你今后給咱村上把衛生打掃好,把字打好,把村里的黨建資料、扶貧資料弄好就行了。”那位干部話音剛一落,就有人把六本黨務會議記錄簿遞到我手上。我一看,一本是黨委的,其他五本是各支部的。大家看我的眼神很友好也很復雜, 大家禮貌地笑著,我也笑著。
     
      但我心里瞬間明白,在慶豐這片陌生而廣闊的土地上,自己是渺小、單薄、弱不禁風的,如同塵埃一般。但,再小,也要有力量;再小,也要有自己的光芒。既然到了這里,就要咬緊牙關,克服困難,要像種子一樣,深深的把根扎在這里。我想, 只要肯吃苦,多花些氣力,多費些心思,多流點汗水,真心誠意的付出,一切都會向好的方面發展的。在這里,除了踐行好建強基層組織、推動精準扶貧、為民辦事服務、提升治理水平、壯大集體經濟這五項職責外,自己還需要去做很多的工作。想干事,還要會干事;抓大事,還要學會做小事,做實事。
     
      要讓人信你,敬你,服你,聽你,不是說空話大話,做表面文章就能糊弄過人的。在最初的那些日子里,每天我就像陀螺一樣。村部里里外外,樓上樓下,村民巷前屋后, 田間地頭忙個不停,我從內心深處,把慶豐當做了自己的家,把村里的大小事情都當做了自己家里的事情一樣上心。每天除了四處奔走,爭項目要資金,還與各級各部門籌劃著為村里修路、打井,建產業園的事;至于扶貧、黨建以及整理各類資料, 迎接各類檢查,組織各類會議,打字制表,遠教播放、群眾來訪接待等工作更是無法推脫,甚至燒水、掃地、抹桌子、更換電子屏標語等細小瑣碎的工作也是事必躬親。每天灰頭土臉的來回奔忙,村干部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我在村部加班的時候, 村上的干部就把自家的饃,夾上紅辣子,拿到村部給我吃;有的干部還專門為我買方便面,泡好端給我吃。
     
      村干部們豪放,講義氣,工作辦法多,但方式卻比較粗放,不喜歡條條框框的約束,最不喜歡的就是一本正經的坐在會議室開會學習,村上很多工作都是大家坐在一起閑聊的過程中就有了思路,有了解決辦法,然后大家就騎著摩托車各自行動,把工作就輕而易舉地干完了。摸清了這些特點,后來,村干部們在一起閑聊時,我即使很忙,也會把要做的工作帶上,湊到他們中間去,一邊做自己手頭的事,一邊聽他們說笑,我多半是聽,偶而也會附和幾句,跟著他們起哄,跟著笑。他們有時下班后相約去其中的一位家里吃飯聊天,我也跟著去,去了就跟村干部的媳婦幫忙燒火做飯,飯好了,就幫忙端飯端菜,倒水遞茶;有時他們喝點兒小酒,我不會喝, 就幫他們倒,看他們劃拳搖色子,跟他們起哄,聽他們說各種段子。當然更多的時候, 他們也在說村上的工作,說村上的發展,在他們煙霧繚繞的熱鬧中,我在笑,也在聽。有時,村民家過個紅白喜事,我入戶或路過遇上了,就會隨上一點兒小份子,跟著村干部和村民擠在一張桌子上吃席,聽大家說笑聊天,大家看我的眼神滿是真誠和喜歡。慢慢的,村上的各種大事小事,各戶的人各戶的事,我也知道一些了。村干部們也把我當自家人,說話辦事也不回避我了,我成為他們之中真真正正的一員了。他們心里認可我了,我說話,他們也都愿意聽;我做什么事,他們都擁護和支持; 他們有啥想法了,也愿意跟我說,同我商量。
     
      當我和村干部們的關系變得非常融洽的時候,我發現工作干起來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啥工作來了,都不怕,都能做好。今天,我再也不用一個人忙前忙后灰頭土臉的東奔西走了,因為大家都在變化,都在分擔, 就連我們的黨委書記 以前的大老粗,如今都能自己在電腦上學習文章,下載打印資料和圖片了;我們的微信工作群,即使在晚上十點,只要安排一項工作,信息發出十分鐘內,大家都會相互告知,并且一一在群里回復;只要是上級來領導或村里有集體活動,不用通知,大家都自覺得穿上正裝,戴好黨徽 ......
     
      開會和學習那些事兒
     
      記得到村召開的第一個會議,是脫貧攻堅會議,當時通知縣、街道辦、村三級干部和村民代表、黨員代表下午2 點半準時在村部二樓開會,但縣上和街道辦的同志,
     
      還有一些村民都早早到了,我們的村干部還有幾個沒到。2點半的會最終還是拖到3點半大家來齊了,才正式召開。后來的一些會議,也經常出現這樣的狀況。
     
      我跟村干部們在一起閑坐交流的多了,才知道,村干部們不習慣坐在會議室鄭重其事的開會研究安排工作。他們習慣來了工作,三五個人坐在一起,一說二干三完工,干起工作風風火火,基本都是粗線條。但,具體如何操作,工作標準要求, 完成時間節點往往就不能很好的把握,因此,也經常出現返工,誤工和事與愿違的情況。他們雖然工作經驗豐富,工作方法多樣,但在時間觀念、責任落實、紀律要求上還需要繼續提升。為了使大家慢慢接受,慢慢適應把工作做得有條理,有步驟, 有效果,我跟黨委書記楊拴魚,村主任劉犬寧多次聊天商議,想要把村干部隊伍打造成一支集團結、有序、高效為一體的高素質隊伍。一開始,楊書記和劉主任是反對的,他們覺得,村干部們多年工作都習慣了,只要工作中不出大的問題,沒必要要求農村的干部像機關干部一樣那樣正規,他們覺得要求太高的話,大家肯定不適應。我說,不是要求大家像機關干部那樣多么正規,但最起碼,要有時間觀念,要有紀律觀念,要有規矩意識,要知道自己是干部,是黨員,不能把對自己的要求降低得連普通群眾都不如,那樣的話,誰會聽你的,誰會相信你,你在群眾中的威信如何建立?楊書記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就跟劉主任商量著要給村干部們定一些工作紀律。為此,他們也是費了一些心思。
     
      那天早上,我組織縣、街道辦、村三級包聯干部九點在村部會議室召開扶貧政策解讀會議,當時跟楊書記劉主任溝通的好好的,但九點過五分楊拴魚書記才進會議室,他一進會議室,就道歉道:“對不起各位,我去送孫子上學了,遲到了。” 轉頭又對我說:“張書記,我是黨委書記,沒帶好頭,今天遲到了,讓大家都等我, 我自愿接受村上的紀律處罰。”說著,他掏出200元現金交給了監委會主任孫開紅。大家看到楊書記如此自覺誠懇,都鼓起掌來。隨后的另一次會議上,村委會主任劉犬寧也如出一轍的遲了一回,心甘情愿的交了罰款。自此以后,村上會議,再也沒有干部遲到早退過。
     
      后來,我跟楊書記、劉主任商議,對村干部們的工作進行了分工,制定了工作任務分工表,把每一位干部的工作任務、職責和聯系電話都公示在了村上最顯眼的地方,干部們看到自己的名字和對應的職責,仿佛一下子有了儀式感和責任感,干起工作更加條理了。再后來,我們又定了周二工作例會和學習制度,每周二全體村干部統一開會,對上周工作進行總結,對本周工作進行安排,同時,按照事先列好的學習計劃,每名村干部都要領學一篇文章或一些政策。起先,大家覺得開會麻煩, 但后來習慣了,都說開會好,大家一起坐在會議室,通過交流也能全面掌握村上的工作進度,及時溝通各自然村需要解決的問題,最主要的是能全面了解到上級各業務口的政策和會議文件精神,從而更好的為群眾辦事服務,處理村上的各項工作。
     
      對于集體學習,一開始,大家也都不好意思,覺得自己文化低,在會議室這樣的正式場合說話放不開,領讀更是覺得難為情。大家嘴上說著不愿意,其實我知道每位干部還是很愛面子,很用心,很看重自己在會議上的表現的。為了鼓勵大家, 黨委書記楊拴魚最早帶的頭,而且還故意把字念錯,引得大家哄笑不止。哄笑中,楊書記說:“讀錯字很正常,咱是農村干部,上學少,以后領學之前要先讀幾遍,對不認識拿不準的字,先查字典,就不會再出笑話了。”集體學習,干部領學,我們一直堅持到現在,每周都在進行,大家學的多了,知道的也多了。很多事情,不用我操心,他們都能想到。前天,我看到村黨委副書記白保國正在本子上認真的一邊寫,一邊念叨著,他又在手機學習強國app上學習了,我夸他愛學習。他說:“咱是村干部,還是要學習的,不學習,咋能跟得上潮流,為群眾服務好?咱要對自己要求高些,如果村干部的覺悟和意識都沒有普通群眾高,群眾還咋信咱服咱么!”
     
      吃兔肉喝酒也要談大事
     
      亢家寨高支書家的狗攆到了幾只野兔,那天下午一下班,大家就相約去高支書家吃兔肉。我一貫吃素,但覺得跟大家在一起熱鬧,再加上村干部們不停的叫,就一起去了。高支書的屋里人(老婆)在院子里搭起了柴火鍋,兔肉早已經燉在鍋里了,大家一走到院子門口就聞到了濃濃的香味。做好的兔肉被盛在大大的不銹鋼盆子里, 我和高支書的老婆一起又做了幾個家常素菜,菜一上桌,黨委楊書記就把從他家帶來的酒從車后備箱抱出來。所謂的有酒有肉有菜,才叫圓滿。為了方便,大圓飯桌就支在院子中間,雖然已經入冬,但大家熱火朝天的喝酒劃拳說笑,似乎根本就沒有把絲絲寒意放在眼里。冬天的天本來就黑得早,大家在一起談天說地,時間似乎過得更快,不覺得月亮已經高高的掛在了空中,皎潔的月光在蕭瑟的風中更顯得澄凈明亮,院墻邊早已收割過的玉米桿上的葉子,在風中嚓啦啦的隨風擺動,響個不停, 灶膛里的火苗在夜色中歡快的跳躍。
     
      酒足飯飽之際,火光和月光一起映在慶豐村這幫頂天立地的漢子們臉上,只聽黨委書記楊拴魚的聲音,突然大起來,他醬紫色的臉看起來更加生動了:“人都說我們慶豐村的干部心齊,兄弟們也真心實意想給村民們干事,但我們拿啥給群眾辦事,我們當干部,不能只顧自己日子過好了,我們要帶領村民一起發家致富過好日子!”村主任劉犬寧是一位好脾氣慢性子的人,他笑著說:“過好日子就過日子么! 使那么大勁說話干啥,看把咱張書記都嚇了一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跟人罵仗呢!” 大家都哄笑著著,老楊也笑了。他說:“我粗喉嚨,大嗓子慣了,張書記是自己人, 她不見怪。前邊大家說發展軟籽石榴種植,各方面考慮,都是個好事情,縣上也支持,咱要做就做好,要形成規模,干部們要給村民宣傳,想入股的都要,沒錢入股的, 拿地入股也行。大家看行不行?”段名的白保國支書說:“段名黎家莊的地最壯實, 地平整,交通灌溉都方便,就是村民難說話,怕有些人不愿意流轉和入股。”監委會主任孫開紅是班子里最年輕的一名干部,平時工作非常細心,對村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格外上心。他接話說:“前陣子有幾戶群眾也在說栽植軟籽石榴的事,咱可以到時叫這幾戶先成頭,發動跟前的群眾,如果實在觀望的人太多,咱也不等他們, 今冬能流轉多少地,就先流轉多少,開春了,咱先把石榴樹栽上,說不定其他人看到村上真正把這當一回事干了,就也支持加入了。”秋娃和巴娃,一個是村委會副主任,一個是監委會委員,他們倆人異口同聲的說:“流轉段名的地,有我們呢, 我們畢竟是段名的人,段名村民的工作我們來做!”干部們也都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有的說,前期投入資金困難,干部們可以根據各人情況,先拿出資金墊也行,入股也罷,先把園子建起來,把樹栽上;有的說,如果那位村民真的難說話,他愿意把自家最好的地換給那位村民,哪怕多給他一分二分地都行 月亮已經老高了,干部越談越起勁,柴火上架的鍋也端走了,灶膛里的火苗在呼呼的風里東竄西跑,桔色的火苗照在每一個人的臉上,火光中,我仿佛看到每一位干部身上滾滾的熱血和慶豐村成片的軟籽石榴產業園……
     
      老王孫子的滿月席
     
      縣上的會剛開完,我就開車回村了,一到村口,就看到金燦燦的玉米攤曬在村部門口的水泥路上,怕把曬著的玉米碾碎了,我想把車開到村部后邊的背巷子里。剛拐到巷子口,就看到巷子盡頭誰家過事搭著彩條布棚,棚里棚外人聲鼎沸,棚里是坐席的村民,棚外是搭起的臨時灶臺,有洗菜的,洗碗的,切菜做飯的 真是熱鬧又忙碌。正想著這是誰家過事哩,就遠遠看到幾個村干部正提著饃饃籠,端著木盤,給吃席的人上菜發饅頭呢。我走了過去,一些認識我的村民紛紛給我打招呼,熱情地說:“張書記來了,剛開席,快坐進去吃飯!”一位切菜的嫂子一邊忙,一邊笑著對跟我說話的人說:“人家張書記是城里人,是縣上的干部,咋能跟你們這些老土兒坐一起,她肯定吃不慣咱農村這流水席!”我笑著說:“嫂子,我娘家在安樂(現在的安樂鎮),我也是咱農村土生土長的哩,我最愛吃席上的辣子湯,吃柴火鍋里蒸出的饃饃了。”大家聽我一說,都笑了。有人說,“張書記,早都是咱村里人了,你把張書記還當外人看哩!”
     
      我和村上的干部鄭主任、姚主任、老朱,還有幾個村民坐一桌。同桌的村民有的認識我,有的不認識,但都有些拘謹。為了活躍氣氛,我就給每一位把筷子擺好, 把茶水倒好遞過去,辣子湯一上來,我就給每一位遞過去。村民老劉領著孫子,我就把雞腿拽下來,給小孩子放在眼前的盤子里。大家看我與他們在一桌吃飯說話都很隨便,也沒有啥架子不架子的。就也都慢慢隨便放松起來,有人問我,你跟老王是啥親戚?當得知我和給孫子過滿月的老王沒有親戚關系時,多少有些吃驚。鄭主任看他們奇怪的表情,解釋說:“張書記到咱村了,就是咱村的人,她把大家都沒當外人,跟誰都不是親戚,跟誰又都是親戚,誰家紅白喜事,她只要碰上了,都會隨上份子。她也是剛在棚外知道是老王給孫子過滿月,就到禮房行了人情。”
     
      大家一邊吃一邊說笑,同桌的老孟說:“張書記,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你去楊凌農高會上,推銷咱村上的軟籽石榴去了,還有外國人買你帶去的石榴呢!我的軟籽石榴今年果子結得不錯,產量應該不會低,你要是有啥門路,給我幫忙推銷推銷, 畢竟我的園子在村子里邊,知道的人少,怕到時果子賣不出去。”老孟一說,我突然想起縣上準備讓我參與錄制第一期電商扶貧節目的事,到時錄制好的節目會在各個媒體播放,擴散和傳播面都會比較廣一些,到時不愁老孟的石榴沒人知道。我把這件事告訴了老孟,同桌的村民老劉聽我給老孟說的話,一下子來了興致,他小心翼翼的說:“張書記,我也有事想讓你幫忙呢。”我看老劉期待的眼神,想都沒想, 說:“有啥事想讓我幫忙呢?你說嘛,只要我能辦到,我都會盡力的。”老劉說:“我娃養了幾百只土雞,雞倒養得很好,下得蛋也多,都是真真正正吃草吃蟲吃糧食的雞, 但,咱稅南地方背,知道的人少,愁賣的很。”我明白了老劉的意思,說:“沒事, 叔叔,咱不著急,只要咱的東西好,肯定能賣出去。我到時錄節目時,把老孟的石榴和你娃的土雞、土雞蛋一起推銷出去。我再給我縣城的同事、朋友也都宣傳宣傳, 他們有時想買這些貨真價實的好東西,還愁的找不到地方買呢!”
     
      后來,我參與了縣上電商扶貧第一期節目《第一書記直播間》節目的錄制,把老孟的石榴和稅南的土雞、土雞蛋都做了隆重介紹,節目收視率很不錯。我在村上走訪的時候,聽村民們說,也不知道啥原因,老孟的石榴還沒成熟呢,就有人打電話要預訂呢,還說,稅南的土雞、土雞蛋要的人多,都開始漲價了 ......
     
      有人為我暗送“秋菠”
     
      去年冬天,我和村上的干部正在二樓會議室開會,段名的拉文戴著毛線織的西瓜式帽子,穿著棗紅色的棉衣,透過會議室門的縫隙,一陣一陣的向房子里窺望。拉文是我村上的貧困戶,與老伴一起生活。人勤快,有愛心,但也比較邋遢,總愛撿破爛,收潲水,院子里養著豬,還收養著許多流浪狗和流浪貓,她家的院子也因此雜亂不堪,衛生環境非常差,我和駐村隊員及村干部多次到她家為她打掃衛生, 整理院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黨委楊書記朝拉文喊:“拉文,你干啥呢?像個賊一樣?我們正在開會說事情,你先到樓下烤火去,一會干部們就下樓了。”拉文唯唯諾諾的說:“沒事,沒事。”但還不走,一直在會議室外站著,時不時的向會議室里看。我擔心拉文有啥急事,就向她走去。她一看見我,高興的說:“張書記,我尋你呢。”我看她穿戴得比以往都要整潔,人也看起來精神了一截子。就說:“姨,你穿這身好看得太,像古裝劇里的媒婆,以后老這樣,多精神啊!”拉文聽我這么一說,不好意思的咧嘴出聲笑起來。拉文說:“張書記,我沒事。你開會,我不著急,我在樓下等你。”我再三問她有啥事,她也不說,但表情卻總讓我覺得有些神秘。
     
      會后,我和其他村干部就到了拉文烤火的房子,大家問她有啥事沒有,煤買了沒有,最近有沒有需要大家伙兒給幫忙的事。她都說很好,沒有讓大家幫忙的事。坐了很久,她都不走。我要和駐村隊員一起去老薛家送棉衣棉被去了,就對拉文說:“姨,我要到稅南老薛家去了,你要沒事就回去,趕緊給我叔叔做飯去。”拉文一聽我要走,就起身拉著我的手,說:“張書記,你出來,我給你說話。”我們一起走到院子的花壇邊,她都不說話,直接從冬青叢中取出一袋子菠菜,說:“張書記,你是好人,這幾年,對我家這么好,我也沒啥感謝你的。這是我地里的菠菜,種下吃不完,給你拽了一些,你不要嫌棄。”說著強塞到我手中,就小跑著準備走。衛生室的任大夫和幾個駐村隊員看見了,笑著說:“張書記,拉文大媽給你送暗送“秋菠”來了,你可不要屈了她老人家的一片良苦用心哦!”直到今天,大家還時不時的跟我開玩笑,說:“張書記,你看慶豐人民多愛你,連七十多歲的老婆婆都要給你“暗送秋波”呢。”
     
      我不是巧珍,我是塵埃里的花朵
     
      雪花慢悠悠的飄著,濃霧已經將慶豐村罩得嚴嚴實實。濕滑的路面鮮有來往的行人和車輛,車技并不嫻熟的我,前幾天入戶時又把腳崴了,在能見度不到三米的路面行駛起來格外的小心。車子不時的打著滑,一路上提心吊膽的,到了村部,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一瘸一拐的打開作戰室的門,一股溫暖的氣息迎面撲來,空氣中還彌散著烤紅薯的香味,一張紙條豁然在目:張書記,我們去麥籽家幫忙搬家具了,爐子剛換上煤,給你開著,爐子下有烤熟的紅薯,趁熱吃……一股熱淚奪眶而出,慶豐村干部的溫暖驅走了我心中所有的委屈和寒涼。
     
      駐村1200多天,我從三十多歲步入了四十多歲,去時孩子初中三年級,如今已經要上大學了,村里也建成了88畝的軟籽石榴園,全村已經穩定脫貧195戶669人……一切都在慢慢發生,慢慢變化。我回縣城辦事時,朋友們說我越來越像《人生》里的巧珍了。我不解,朋友們說記不記得巧珍進城去看高加林時的情形,家長里短的說完了,又說起村里人家豬生崽的事兒……我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是到了哪里都想著村里的事,說著村里事,牽掛著村里的人。孩子生日時,失落的在電話中說,他曾經那個文藝優雅對他無微不至的媽媽不見了,他的媽媽變成了一個穿著樸素,大嗓門說話,走到哪里都提說著慶豐村,記掛著村里事情的大媽了。聽到這些,心里也挺悲涼,說不出的難過。但想想村里這幾年的變化,想起那些脫貧的貧困戶,想起村里石榴園的累累碩果,想起那些一心為民想事干事的村干部,想起產業園里成群的白鵝和一排排的向日葵,想起群眾感激信任的目光……心里也是蠻歡心的。在心里對自己說,我不是巧珍,我是黨灑在慶豐村塵埃里的一粒種子。我愛這片土地, 愛這里的人們,我只是想把根深深地扎下,努力開出一朵絢爛的花,來妝點慶豐村這片豐饒的沃土。
    (責任編輯:和諧陜西網)
        
    和諧陜西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和諧陜西網(www.bz5117.com)”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和諧陜西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和諧陜西網www.bz5117.com)”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29-87426369
     
    求是論壇 精評妙論
    網上民聲 和諧論壇
    地方 · 縱橫   加盟>>

    友情鏈接

    合作伙伴

    網站地址:西安市碑林區建國路102號機床大廈5層 
    郵政編碼:710001 客服熱線:029-87426369 電子郵箱:hxsx001@sina.com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陜ICP備08001815號-1 網絡經營許可證號:91610133677930023N
    技術支持:陜西萬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西安愷翼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本網法律顧問:陜西法正平安律師事務所張平安主任律師
    和諧陜西網——講述陜西故事、傳播陜西聲音、展現陜西形象的重要平臺

    掃描一下二維碼關注和諧陜西網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陜公網安備61010402000051號
     
    成片人免费观看A片